媒体聚焦

长江“三磷”治理要摸清家底打组合拳

发布日期:2019-06-11 / 发布者:鸿淳环保科技 / 点击:

近年来,长江流域磷过量的问题日益突出。为落实长江经济带习近平总书记的战略规划,“大力保护,不重大发展”,落实长江保护整治的总体要求,解决问题长江经济带部分河段严重过量磷的研究。部分磷相关企业已造成水环境隐患,生态环境部发布“长江特别检查和整治行动实施方案”“三磷”引导湖北,四川,贵州,云南,湖南,重庆,江苏等7个省(市)。进行集中调查和整改。

目前,长江流域总磷污染状况如何?控制“三磷”污染有哪些困难?应采取哪些补救措施?为此,记者采访了国家生态环境保护与恢复联合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环境科学院研究员刘录三。

长江中上游地区作为磷污染严重的地区,与“三磷”的主要分布区基本一致。“三磷”是长江中上游局部污染的重要原因。

中国环境报:近年来,长江流域磷过量的问题日益突出。根据您的了解,长江流域全磷污染现状如何?总磷超标对长江造成什么危害?

在刘录三、“十三五”期间,以总磷含量上升为长江流域主要污染因子,“三磷”引起的区域环境污染问题日益受到重视。2017年,长江流域共有63个断面(国家控制)总磷超标,主要分布在云南、贵州、四川、重庆、湖北等省市的中上游地区。长江流域是我国磷矿石、磷化工企业和磷石膏水库的主要分布区,尤其是上中游地区。长江中上游是全磷污染严重地区,总体上与“三磷”的主要分布区一致,是长江中上游地区局部污染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磷是一种非常有价值和广泛使用的不可再生资源。磷作为生态系统的来源元素之一,在植物生长过程中是必不可少的,而适量的磷对于维持水体的健康生态系统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如果有太多的磷,会对水体造成污染。

总磷污染最常见的危害是水体的富营养化。在某些气象和水动力条件下,藻类会变得野生和开花。大量的藻类会分解产生令人不快的气味,并会消耗水体中的溶解氧,甚至会分泌有毒物质,导致鱼类等水生动物窒息或中毒死亡,从而威胁人类的正常生产和生活。众生。如2007年在太湖发生的惨烈蓝藻事件,无锡市自来水污染严重导致生活用水和饮用水严重短缺。该事件主要是由于水源附近的蓝细菌大量积累,并且在厌氧分解过程中产生大量有气味的物质,例如氨,硫醇,硫醚和硫化氢。即使在一些浅水湖泊中,由于藻类的过度生长,水体的透明度急剧下降,夜间水体的溶解氧含量极低,影响了水生植物的正常光合作用和呼吸作用,在整个湖泊生态系统的“相变”。草原湖泊退化为藻类湖泊。

在淡水湖泊和水库中,富营养化引起的浮游植物水华现象称为藻水华。这种现象发生在海洋中,通常被称为赤潮。长江口及其邻近海域是近年来我国沿海赤潮多发地区。赤潮爆发时,有毒有害的藻类往往主导着竞争,从而改变了生态系统的结构,影响了生态系统的功能,损害了海洋生态系统的健康。

此外,有些藻类毒素通过食物链传播和富集,并通过生物放大作用威胁人类健康。例如,近年来,中国沿海城市出现了许多食用贝类引起的中毒案例。原因是由于贻贝吃有毒的藻类,因此在贝类中累积了大量的毒素。

中国环境报:“三磷”污染环境的方式有哪些?

刘录三、“三磷”对环境有不同的影响。

磷矿开采主要通过外排矿水和矿渣的流失污染环境。长江中游和上游大部分是喀斯特地区的矿山。渗漏特别严重,地下水系统纵横交错。很难准确把握地下水流的方向。矿井内水量大,污染面积大,治理困难。此外,上游磷矿以洞穴开采为主,矿渣储存混乱,造成严重的水土污染。

磷化工企业主要通过废水排放,黄磷损失和废气污染环境。磷肥企业主要是由于难以满足现有污水处理技术的排放,再加上缺乏规范化管理,走私和渗漏现象比较严重,这对水环境产生了不利影响。黄磷企业主要通过电炉废气,泥磷和含磷元素污水的排放来影响环境。含磷农药企业主要不完全回收或处理母液。排放的废水通常是强酸性含盐废水。主要污染物为总磷,COD,甲醛,甘氨酸,氯化钠和pH值。

磷石膏库主要受渗滤液渗漏和扬尘污染。磷石膏库渗滤液中含有残留的磷酸、硫酸、氢氟酸、砷、镉和汞,对地表水和地下水有较大影响。磷石膏库处理难点主要集中在老磷石膏库。施工时间长,防渗层材料标准不严格。强酸性渗滤液加速了材料的老化过程,导致不透水层老化破坏,对环境安全构成威胁。新建磷石膏矿标准化程度较高,原料和工艺较好,现阶段环境风险相对较低。

要控制“三磷”的污染,在找出家族背景的基础上,要注意拳击的结合,加强源的减少、过程控制、终端管理、综合利用,进而推动长江经济中磷化工产业链的绿色发展。

中国环境报:“三磷”污染面临的问题是什么?应该采取什么措施?

刘录三:长江“三磷”问题欠历史债较多,目前对磷的刚性需求相对较强。可以说,“三磷”处理的压力是巨大的。一般来说,“三磷”处理存在四个主要问题:

一是资源综合利用不足,政策不充分。广泛的生产方法和利用方法使大量的磷进入环境,使不可再生的“资源磷”成为破坏环境的“污染磷”。

第二,污染控制设施不规范,执法监督不够详细。从实地调查来看,许多“三磷”企业没有严格按照有关规定建设污染治理设施和回收处理设备,或者无法正常运行。

三是污染防治存在盲区,标准规范不完善。如磷矿开采没有明确的“三率”要求和矿井水无害化处理相关规范。在磷肥方面,磷肥产品的有害成分及其控制标准尚未明确。磷矿中的有害元素容易进入磷肥产品中,造成二次污染。关于磷石膏的储存,颁布的技术规定主要适用于于新建的储存,但历史储存的综合改造仍缺乏规范。

四是“三磷”产业链发展不畅,宏观调控力度不够。世界上的磷矿主要分布在非洲(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南非)和西亚(叙利亚、约旦)。我国的磷酸盐资源没有比较优势。2016年,磷矿被列入中国战略性矿产资源保护清单,但近年来,五氧化二磷的年出口量保持在400万吨左右。2015年,原农业部制定了《2020年化肥使用零增长行动计划》,明确了长江中下游地区“控磷”和上游地区“调磷”的战略。然而,总的来说,“三磷”产业链的发展仍然是无序的。

总的来说,要控制“三磷”污染,必须注重拳击的结合,加强源头减量化,过程控制,终端管理,综合利用,进而推动长江经济带绿色化工产业链。发展。

一是准确计算我国各行业对磷资源的总需求量,聚焦全球磷相关产业格局,从源头上减少固定生产的“三磷”污染。

二是完善和推广具有良好环境效益的地方政策,实现国家、地方和企业多渠道政策联动;并推动形成“干榨”磷资源综合利用产业链,保护“三磷”污染控制。

三是充分发挥科技的主导作用,利用长江中心等国家级科研平台,控制磷相关产业生命周期和磷污染的全过程,通过联合研究和停滞协助,为地方政府和企业提供有用的管理。技术支持。

我们不仅要以系统治理的思想统筹兼顾全局,而且要保持战略实力。要区别重点,区别措施,不抓眉毛胡子,集中优势,注重突破,以最低的社会经济成本换取最大的环境质量改善。

中国环境新闻:除了“三磷”工业污染外,长江流域的磷污染总量还有哪些其他污染源?如何处理这些污染源?

刘录三:除“三磷”污染外,畜禽养殖污染,农业面源污染,城市生活污染等,也是长江总磷污染的重要来源。在不同地区,不同季节,上述污染源的贡献率不同,与区域人口结构,产业结构,发展模式等密切相关,不能一概而论。

例如,畜禽粪便中的磷含量通常很高。在畜禽饲养量大、粪便收集处置措施不到位的地区,畜禽养殖污染的贡献率较高。然而,在水产养殖业集中度较大、相应的污染控制措施健全的地区,尽管水产养殖业规模较大,但污染贡献率仍很低。以农业面源污染为例,目前使用的磷肥主要是高浓度磷肥和速效肥。磷的植物利用率只有10%~15%,损失率较高。无论农田地形地貌如何,农业的种植结构和施肥方式,降雨的频率和强度,灌溉方式和农田排水方式等,都会对水环境磷污染程度产生深刻影响。

要控制和控制这些污染源,就必须分析具体问题,找出原因,找出正确原因,进行分类和实施政策,作出科学决策。我们不仅要系统地考虑全局,寻求全局,保持战略决心,而且要确定措施的优先次序,避免挑动眉毛和胡须,集中优势力量,取得突破。以最低的社会经济成本换取环境质量的最大改善。

中国环境报:为了有效预防和控制长江流域的全磷污染,您对下一步有何建议?

刘录三:党中央高度看重长江生态环境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更是夸大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地位,这为管理长江流域总磷传染供应了绝无仅有的历史机遇。

与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进程相一致,长江流域总磷污染治理也处于“临界期”、“关键期”、“窗口期”三个阶段叠加的历史时期。对长江“三磷专项整治实施方案”覆盖的7个省市,以“三磷”整治为突破口,全面推进全磷污染防治。对于长江流域涉及的其他省、市、自治区,在溯源、因地制宜的基础上,采取有针对性的控制策略和控制措施,确保有效地防治总磷污染。

同时,要动员全社会参加打一场环保战争,积极采取选择无磷洗衣粉、节约生活用水等环保生活方式和行为,以减少磷污染源的总负荷。促进长江流域生态环境质量的不断提高。

长江“三磷”治理要摸清家底打组合拳

优质文章推荐

更专业的污水处理工程设计、工程总包服务

鸿淳环保公司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为企业提供更专业的污水处理方案,切实解决客户的污水处理难题。运用我们自主研发的多项专利技术和专利设备已成功为全国各地的众多企业提供了专业的污水处理方案,尤其是在两广地区,已有超过30个不同行业不同污水类型的成功案例并系统正常运行稳定出水达标。雄厚的技术实例、专业产品和高效服务水平,一定能成为您值得信赖的污水处理解决专家。

foto
鸿淳环保运用自主研发的污水处理专利技术,针对客户实际情况,一站式轻松解决污水处理困扰
  • 更节省成本的污水处理方案
  • 占地更少的系统规划
  • 有效降低污水处理成本
  • 博士级专家免费提供技术方案
  • 多行业领域丰富成功实例经验
  • 完善的售后服务确保出水达标

公司一直与国内著名专业设计院紧密合作,拥有一批具有丰富理论知识和时间经验的水处理专家,经长期的技术研发和经验积累,成功研发出多项污水处理的专利技术,在实际的运用中取得良好的效果和口碑。我们的团队拥有更专业的污水处理工程设计、方案定制能力,设备的采购、安装调试及运行管理一站式解决客户污水处理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