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

城市治水硬仗已打响

生态环境部和发改委日前联合发布了“保护和恢复长江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行动计划”),建议以改善黑臭水体为契机,加快弥补生活污水收集处理设施的不足。促进城市污水的收集和处理。

该行动计划建议加快旧污水管网的改造,并对沿河及以上城市建成区的破坏进行修复。 2020年底前,沿江城市及以上城市不再直接排放生活污水,城乡,老城区和城乡一体化区生活污水收集处理设施空白区域基本消除,城市生活污水集中收集效率显着提高。

此前,黑臭水处理已走上“速成、速效、地面工程、应急措施”的错误道路,逐渐开始回归正轨,在城市污水收集处理系统的建设和完善中发挥着主导作用。

经过40年的快速发展,城市污水处理工作也开始有系统地发现缺口,逐步纠正地轻地下重、厂房重、网轻等问题。然而,这一轮是一场艰苦的战斗,有更多的困难、时间和投资。这更是一场持久战。

城镇污水收集率高的“水分”

根据官方统计,中国城市污水处理的能力和处理率一直处于世界前列。

截至2017年12月底,全国城镇建设和运营4119座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能力1.82亿立方米。截至2016年底,城市污水处理率已达到93.44%。

但这些处理能力在多大程度上得到了发展?污水处理率超过90%是否意味着相同比例的水污染物减少?

最近,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公开指出,在这些明亮的数字背后,可能会有更多的水分。而从公众的看法来看,治疗设施的建造与难以看到的黑暗气味之间存在着真正的差距。

问题不是统计上的,而主要是“地下”的:

与上述地面设施的数量和水平相比,我国城市污水收集和运输系统有许多"严重疾病",如施工滞后、质量低、规划、管理混乱、不存在等。客观地,而不是进入城市污水处理设施,大量的城市生活污水(水污染物)直接或间接排放到城市地表、地下水和土壤中,从而为处理城市水污染作出了巨大的努力。它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天津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赵乐军在去年年初的“供水与排水”一文中写道:

由于污水的直接排放,城市的实际污水处理率降低了10%至30%,由于地下水的渗透,污水处理厂的实际污水处理率降低了10%至20%。事实上,大多数地区的实际污水处理率应降低20%至40%。建议将城镇污水处理厂的污染物总量与污水处理率指标同时进行评价,以推动区域污水管网建设和污水处理厂改造。

"黑色气味管理,先看看管道网。”这样的共识已在业界形成。随着质量和效率的提高,水十级的实施,黑臭水体的处理,相关工作加快。但客观地说,在实施过程中,地方政府仍面临着时间评估有限、财政压力大、建成区改造困难、路线规划选择困难等现实挑战。

控制污染源的直接排放:完善管网,截留污染

去年7月,在生态和环境部的新闻发布会上,水利部门主任张波透露,中国在管理黑臭管道方面存在着四十万公里的差距。

城市污水直接排放的主要来源是污水管网和污水处理设施,落后于人口和工业集聚区的不断形成,其中城中村、城乡结合部是“重灾区”。

非法直接排放是造成河流黑臭的重要原因。

水、人、企业、土地等规划考虑不足,建设、监督等环节责任不明确,而相关法律法规的执行不力,导致许多建成区被居民和企业安置了好几年。污水仍然直接或通过雨水沟渠排放。

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小组向深圳通报问题:全市污水管网缺口达到5938公里(建成4354公里),分支管网缺失,大量污水直接排入河中。在污染最严重的茅州河下游,主要建成区仅修建了污水干管。每天入河污水超过55万立方米,污水处理率低于60%。

在北京,2016年直接排放90万吨以上的污水,污水收集问题也十分突出。城乡结合部污水收集率只有33%。四环至五环周边的许多新建小区和单元的污水都无法进入市政管网。

北京市人大对“推进管网建设,解决污水直接排放问题”进行专项调查时,发现存在厂网缺位、道路断网、干支链缺失等突出现象,以及管网“最后一公里”的相互争吵。在一些地区,也有断头和无头管道,这些管道已成为污水收集的盲区。

北京市中心城区污水直接排放是历史悠久的城市普遍存在的问题。

旧区排水设施年久失修,各种私人连接混杂,河边有许多排污口,混乱不堪。许多不与市政管道连接的公共厕所直接与河流相连;餐饮、商店、洗车、道路清洁污水通过雨水收集口排放到雨水管道,进入地表水。

在中国的两个超级一线城市,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这种情况仍然存在,这让我们看到了更为严峻的总体形势。

近年来,包括上述城市,许多地方大大增加了管网的建设,对污染纳米管的拦截。浙江等地也提出了零排放的排污区建设,对建设区内的污水排放系统进行了全面的调查和改进。

业内专家指出,收集所有可以收集的污水,并尽可能多地将其送往处理设施,是城市水环境治理的优先事项,以提高水质和效率。

但是,系统调查、加快管网建设、改善雨污分流、提高污水处理能力等工作费时费力,成本高昂,给地方政府带来了巨大挑战。在环境保护监管的重压下,一些领域还没有真正解决这个问题。

去年11月4日至6日,中央环境保护监察组赴荆州市考察沉船情况,发现当地政府对第一轮考察中发现的5万吨城市污水采取“解决不了问题”的做法..运河沿岸的污水“一墙”使生活污水涌入城市的街道,民众反应强烈。

泄漏检测和维修:管网管理和维护需要保持最新状态

为了提高污水管网的水平,在工业中具有更直观的检验指标,是污水厂进水的浓度。从排放口到工厂,污水浓度的变化已成为衡量城市污水收集系统效率的直观指标。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国生活污水浓度呈上升趋势,而污水处理厂进水浓度呈下降趋势。

根据建设部对中国有代表性的污水处理厂的调查,样品中50%的污水处理厂进水COD小于195 mg/l,80%的污水处理厂进水COD小于282 mg/l。

与德国和新加坡等城市管理水平较高的国家相比,这些国家的城市管理水平普遍超过了500,这一差距是巨大的。对此,清华大学的Wangkaijun教授在2018年城市排水会议上说:

城市污水处理厂集水量远低于用水量的,管道建设不足;水量等于用水量,但浓度较低的,一半以上的污水没有收集,同时管道泄漏严重;如果城市污水处理厂的取水量远低于其用水量,则管道建设不足;如果用水量等于用水量,但浓度较低,则有一半以上的污水没有收集到,管道泄漏严重。如果用水量超过用水量,管道严重受损,地下水渗入,部分污水得不到收集。

渗漏严重的污水干管

除了长期无法修复的因素外,管道泄漏在很大程度上是管网材料、设计和施工不合格、不规范的“锅”、加上管理、维护不到位,使得我国污水管网系统“渗漏”现象更加普遍。

其中,污水管网敷设在地下水位以下,由于水质和结构问题,容易产生地表、地下等天然渗水和补给管网;在地下水位以上,容易导致污水渗漏。

一方面,不应处理的天然水占用了污水的运输和处理空间,另一方面,应处理的污水在中间渗漏,使相当数量的污水处理设施在减少污染物方面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该行动计划建议对沿江城镇的旧管网进行翻修和修复。近年来,南京还制定了污水处理和一级、二级干管管理专项规划,对364平方公里的现有管网进行了全面检查,并对问题管段进行了修复和改造。

近年来,有关建筑当局一直在研究提高污水收集和处理系统质量和效率的评估制度。一些地方也提出了污水处理厂进水浓度考核办法,如“武汉市水污染防治规划(2016-2035年)”征求意见,提出了提高污水进水浓度、考核进、出水浓度差的思路。

对污水收集处理系统的改进将在改善污水收集和处理系统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将污水处理量评估为评估污染物减排效果,但仍不清楚,存在争议。

汇流截流与控制溢流分流主处理混联

一些专家在讨论城市急需解决的排水系统时说,合流系统必须有完善的管网、有效的截流和溢流控制,一个好的分流系统是从源头到排放真正的雨水和污水。但事实上,我们也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工作。

根据建设部2015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国的组合管网为10.8万公里,占污水管网的3.2万。对于中心城市历史上形成的传统汇流系统,虽然近几十年来进行了拦截改造,但拦截倍数从设计和施工实施上一直无法适应拦截要求。

另一方面,如前所述,由於天然渗水,加上管理及维修未能跟上淤泥淤塞的步伐,引致管道持续高水位,甚至爆满管道,导致管道封闭失效。

合流溢流是城市水环境的主要污染源。

2010年前后,北京市有关部门估计二环路汇流溢流污染的总COD值约为2 600≤3200吨/年,对河道的污染十分严重。(田志勇,北京城市排水集团有限公司)

虽然我国前期已经明确了新建城区雨水、污水分流的规划设计要求,但由于缺乏管理混乱等问题,大量的污水、雨水管道混联错开,导致许多城市对分流管道的投资巨大。事实上,它仍然是“你拥有我,我拥有你”,这已经成为雨水和污水的结合。

在管理上,雨水的污染使分流系统不可靠

建成区雨水和污染的混合问题涉及市政排水管道、企事业单位、沿街商人、住宅区等。从住宅区改造成了洗衣阳台,雨水管变成了下水道。

污水与雨水管道连接,危害多样,现有的晴天污水直接排入河流,造成污染;厨房污染物进入雨水管道形成堵塞,雨水排水困难。

据媒体报道,上海市环保局在抽水站干涸期间对河流水质进行了监测。化学需氧量、总磷、氨氮浓度分别增长65.9%、88.4%、31.7%。通过对紧邻河流的雨水排放口的追踪,发现各种污染物的浓度是正常水平的3.5倍以上。“罪魁祸首”是雨水和污染源的混合体。

2017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改委编制的《城市市政基础设施规划与建设第十三个五年规划》,提出了按照地方政府的要求推进雨污分流管网的改造与建设。名词。对于不具备引水改造条件的,应修建主截流管道,适当增加截流倍数。

近年来,各地在排水系统的改善方面,也基本采纳了上述思想。

来自住房和建设部城乡管理中心的专家说,是否增加关闭的倍数也要视情况而定。对于由于地下水入渗而仍充满管道的汇流管道,截流已失去了重要意义。地下水埋深浅的地区截流倍数的指导意义不强,城市污水管网系统的渗流控制、水质改善和溢流污染控制更值得重视。

目前,在上海、无锡、宁波等地,城市的水环境被视为一次机遇,该系统进行了雨水和土壤的混合整改工作。例如,宁波市建立“污水零直排水区”进行精切污水处理,独立设置新的住宅屋顶雨水管道,接入室外雨水系统,不允许其他废水排放到系统中。

上海市水利局制定了“雨污混合综合治理三年行动计划”,预计投资200亿元。到2020年底,全市雨污混合治理工作基本完成,建成区污水完成收集处理工作基本实现。

与汇流系统有关的过流问题较为复杂,也是我国城市水环境和黑臭水体治理中的一个难题,也是目前备受争议的领域。

针对溢流污染控制,结合系统改变分配系统、深层地下、海绵城等思想,近年来得到了国内的研究关注和实践。然而,它们都还没有进入勘探阶段,尚未在该行业达成共识和普遍承认。

由于投资巨大、效果不明、实施难度大,业界对“改革点”已逐步形成共识:没有条件,不严格论证,不应大规模开展。但目前,南京等地仍将综合整治作为溢流治理战略,提出到2035年实现雨水和污染的完全分流。

国内一些城市,如上海和广州,开展了具有污染控制和储存控制功能的地下深埋隧道的示范和施工。

据媒体报道,去年12月,广州市某深埋隧道排水系统长期示范东吉尔伯特钟试验段工程盾构隧道贯通。拟建“一主七对”深埋隧道8条,总长约90公里,预计造价约250亿元。预计在工程完成后,旧区的内涝问题将会得到解决,流入珠江的污染物将会大大减少。预计东浩永河流域雨水、污水分流实施投资16亿1300万元,深圳隧道建设投资减少到7亿元左右,运营成本每年约120万元。

城市治水硬仗已打响

优质文章推荐

更专业的污水处理工程设计、工程总包服务

鸿淳环保公司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为企业提供更专业的污水处理方案,切实解决客户的污水处理难题。运用我们自主研发的多项专利技术和专利设备已成功为全国各地的众多企业提供了专业的污水处理方案,尤其是在两广地区,已有超过30个不同行业不同污水类型的成功案例并系统正常运行稳定出水达标。雄厚的技术实例、专业产品和高效服务水平,一定能成为您值得信赖的污水处理解决专家。

foto
鸿淳环保运用自主研发的污水处理专利技术,针对客户实际情况,一站式轻松解决污水处理困扰
  • 更节省成本的污水处理方案
  • 占地更少的系统规划
  • 有效降低污水处理成本
  • 博士级专家免费提供技术方案
  • 多行业领域丰富成功实例经验
  • 完善的售后服务确保出水达标

公司一直与国内著名专业设计院紧密合作,拥有一批具有丰富理论知识和时间经验的水处理专家,经长期的技术研发和经验积累,成功研发出多项污水处理的专利技术,在实际的运用中取得良好的效果和口碑。我们的团队拥有更专业的污水处理工程设计、方案定制能力,设备的采购、安装调试及运行管理一站式解决客户污水处理难题。